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

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

7.36349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4.99¥12.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1-30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人为什么要去旅行?是要忘记现实?还是要面对自己?新井一二三,从14岁搭上第一趟长途火车开始,有机会就想往外闯,往外飞。离乡背井踏上北京遍游中国,进入中欧迷宫、见识古巴、越南,甚至移民加拿大,到香港工作,她游走异地十年,得到了什么?

一个道道地地的东京人,日文是她的母语,中文写作是她疗伤自我的方式,在香港被叫“文化杂种”,在台湾出版了十七本书,在东京朋友笑她穷,她目瞪口呆,为什么理想生活不能就是,旅行,旅行,再旅行?

当年勇敢无惧的少女,单枪匹马,像一颗孤独的行星,走向国境边界,走向流亡者的故乡,布拉格是昆德拉的,古巴是海明威的,香港是张爱玲的,花费最多机票钱,说最多外国话,多少次飞越太平洋……

其实真想要明白的是,幸福与自由。现在全家的护照换了一本又一本,下厨的料理有各国菜色,行李箱贴满入境贴纸,年轻时的远走高飞换成了家庭组织,照样推婴儿车携家带眷跨洋飞,生活什么都可以变,但不可改变的初衷,必定是,下一趟旅程,要去哪里?

新井一二三,日本东京人。她用中文创作,写时差一小时的日本种种。写土生土长的东京家乡,写一切可爱的日本人。她用母语日文创作,写对中文着迷,好像谈恋爱。写中文生活的魅力无穷。她开始中文教学,要把对中文的热情,继续发扬起来。她和先生都是专职创作者,一人写鬼怪小说,一人写散文。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我们都是时代的孩子,以为自己选择做的事情,其实往往由特定的时代环境造成的。6 人
  2. 因为旅行的本质就在于克服恐惧心,离开熟悉安全的日常生活,而往陌生的世界迈出第一步。4 人
  3. 因为旅行的本质就在于克服恐惧心,离开熟悉安全的日常生活,而往陌生的世界迈出第一步。3 人
  4. 这回,自己有了家,做起负责任的社会人士来了。那么,旅人身份怎样保持呢?2 人
  5. 独自在陌生的城市,没人认识我。完全自由!世界终于属于我了。2 人
  6. 到了一九七〇年代,受到经济高速发展的影响,参加旅游团去夏威夷、欧洲观光的日本人迅速多了起来。跟前一段时间不同,这回只要有钱谁都可以出国。当时由于田中角荣首相提出的日本列岛改造计划,农村地价提高,各地出现了百万富翁,他们参加农协主办的旅游团,跟导游一起观光世界名胜古迹。2 人
  7. 不过,当时的北京也确实有很多帅哥,我觉得比东京至少多三倍。一来北方人个子高、皮肤白。二来外国人有异国情调。2 人
  8. 日本媒体说,那是中国人常喝茶自然减肥的缘故,于是日本市场上一时流行茉莉花、普洱等中国产的“减肥茶”。2 人
  9. 不过,我们留学生倒觉得吃喝跟中国老百姓一样的东西才酷。连服装、发型都要模仿北京姑娘,甚至女同学们互相帮忙梳辫子一块去照相馆拍了中国味道的照片。2 人
  10. 大学三年级的日子快要结束了,其他同学们都开始准备写毕业论文,也马上要着手于就职活动了。但是我自己呢,倒老梦想去海外漂泊一段时间。都二十二岁了,由别人看来是十足的大人了。跟我同岁的朋友当中有不少是高中毕业以后就出社会已经工作了四五年的,也有女同学早就结婚做了母亲。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还没有学够,也没有玩够。2 人
  11. 背包客虽然没有很多钱,但有的是时间,因而特别重视活动自由。2 人
  12. 其实去海外旅行不必是百万富翁,反之在西方,越是没钱的年轻人越要去长期的旅行,因为国外物价会比本国便宜。2 人
  13. 相比之下,成年人不信任新出现的行业,他们说:“怎么会那么便宜?一定是骗人的吧!”2 人
  14. 忘了是谁,总之有人忽然发觉了似的问我:“小三子,你是鬼子吗?”我一时放下苦瓜,歪着头,有点傻乎乎地反问:“你说什么?……”2 人
  15. 当我在丝绸之路上吃了太多哈密瓜拉肚子的时候,有个新疆人告诉我:“你吃西瓜吧,会止泻。”果然如此。我刚从干燥的北京搬去潮湿的广州时也一时适应不良,当地菜也吃不惯。就在那个时候,有人告诉我:“吃豆腐吧。换了地方,该吃豆腐,身体才会适应过来的。”结果呢,果然如此。2 人
  16. 加拿大最著名的女性主义小说家Margaret Atwood曾写道:加拿大文学的本质在于survival(生存、幸存)。她说:加拿大人的祖先从欧洲老远到北美洲来开拓新世界的时候,他们所面对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北国严厉的气候里维持生命。从那时候起,生存之艰难几乎刻印在每一个加拿大人的遗传基因上,想忘也忘不了,因而也成为加拿大艺术最根本的主题。2 人
  17. 哥本哈根城的风貌则像丹麦向全世界出口的儿童玩具LEGO,大楼、房子的形状和颜色,都像玩具似的很可爱。2 人
  18. 此时我三十一岁,早已实现了从小的梦想远走高飞,可是谁料到,不知不觉之间好像闯进了自我放逐的一条路:想回去却找不到回程路,也记不起我该回到哪里去。但愿这不是一条死路。2 人

喜欢「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