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骑士团长

刺杀骑士团长

7.632224 评价豆瓣读书
¥88.88¥20.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2-12-07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我”36岁,是一名肖像画家,妻子毫无征兆地提出离婚,于是”我”没带什么东西就离开了家,开车在外游荡了一个半月,经过山形到达北海道,又折回东北地区,最终在五月份厌倦了游荡,车也濒临报废。接受朋友的好意,在小田原郊外山间朋友父亲的旧居兼画室住下,算是帮朋友看房子,也期待着通过环境的改变调整心情。朋友还给我介绍了山下绘画班任教的工作,”我”和那里的两名成年学生(都是有夫之妇)先后成了情人。奇妙的事件就发生在搬家后的九个月间。”我"的兴趣是抽象画,为了养家画了多年肖像画。让我看家的朋友政彦的父亲是著名日本画画家雨田具彦。搬进那栋房子后不久,"我"在阁楼发现了一幅雨田具彦不为世人所知的大师级作品,题为"刺杀骑士团长",之后卷入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件中。村上用他擅长的层层剥开的写法,将读者引入了奇妙之境。

《刺杀骑士团长》是村上春树七年磨一剑的突破之作。

一幅藏匿于阁楼的惊世画作串起战争年代挥之不去的伤痛经历和现实生活中超脱想象的意外离奇。

夜半铃声与古庙洞口、神秘邻居免色涉与绘画班女学生秋川真理惠、“骑士团长”与“长面人”、现实世界与隐喻世界……

村上春树用他擅长的层层剥开的写法,将读者步步引入奇妙之境。

历史乃是之于国家的集体记忆。所以,将其作为过去的东西忘记或偷梁换柱是非常错误的。

——村上春树

“人相信他人的力量。这一点以前没出现在我的结局里。这也是我第一次让家庭生活出现在我的小说里。 ”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MURAKAMI HARUKI)

1949年生于京都。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1979年以《且听风吟》(群像新人文学奖)登上文坛。主要长篇小说有《寻羊冒险记》(野间文艺新人奖)、《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谷崎润一郎奖)、《挪威的森林》、《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奇鸟行状录》(读卖文学奖)、《海边的卡夫卡》、《天黑以后》、《1Q84》(每日出版文化奖)等。另有《神的孩子全跳舞》、《东京奇谭集》等短篇小说集、随笔集、游记、翻译作品等诸多著作。在海外也获得多项文学奖项,2006年凭《海边的卡夫卡》获(捷克)弗兰茨•卡夫卡奖、凭《盲柳睡女》(Blind Willow , Sleeping  Woman)获(爱尔兰)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2009年(以色列)耶路撒冷文学奖、2011年加泰罗尼亚国际奖、2016年安徒生文学奖。

作品目录

  1. 作者简介
  2. 村上春树(MURAKAMI HARUKI)
  3. 引言
  4. 第一部
  5. 1 假如表面似乎阴晦
  6. 2 有可能都到月球上去
  7. 3 不过是物理性反射罢了
  8. 4 远看,大部分事物都很美丽
  9. 5 气息奄奄,手脚冰凉
  10. 6 眼下,是无面委托人
  11. 7 无论好坏都容易记的姓氏
  12. 8 改变形式的祝福
  13. 9 互相交换各自的碎片
  14. 10 我们拨开又高又密的绿草
  15. 11 月光把那里的一切照得很漂亮
  16. 12 像那位名也没有的邮递员一样
  17. 13 眼下,那还不过是传说
  18. 14 但是,奇妙到如此地步的奇事是第一次
  19. 15 这不过是开端罢了
  20. 16 比较美好的一天
  21. 17 为什么看漏了这么关键的事
  22. 18 好奇心杀死的并不仅仅是猫
  23. 19 在我的身后看见什么了
  24. 20 存在与非存在交相混淆的瞬间
  25. 21 虽然小,但砍下去肯定出血
  26. 22 请柬还好端端活着
  27. 23 大家真的都在这个世界上
  28. 24 仅仅收集纯粹的第一手信息而已
  29. 25 真相将带给人何等深的孤独
  30. 26 不可能有比这更好的构图
  31. 27 尽管样式记得真真切切
  32. 28 弗朗茨·卡夫卡热爱坡路
  33. 29 那里边可能含有的不自然要素
  34. 30 那上面怕有相当大的个体差异
  35. 31 或者过于完美亦未可知
  36. 32 他的专业技能大受重视
  37. 第二部
  38. 34 那么说来,最近没有测过气压
  39. 35 那个场所保持原样就好了
  40. 36 根本就不谈比赛规则
  41. 37 任何事物都有光明面
  42. 38 那样子根本成不了海豚
  43. 39 以特定目的制作的假容器
  44. 40 那张脸不可能看错
  45. 41 只在我不回头看的时候
  46. 42 掉在地板上碎了,那就是鸡蛋
  47. 43 那不可能作为单纯的梦了结
  48. 44 类似人之所以成为那个人的特征那样的东西
  49. 45 有什么即将发生
  50. 46 坚固的高墙让人变得无力
  51. 47 今天可是星期五?
  52. 48 西班牙人不晓得爱尔兰海湾航行方法
  53. 49 充满和它数量相同的死
  54. 50 那要求牺牲和考验
  55. 51 此其时也
  56. 52 头戴橙色尖帽的人
  57. 53 也许是拨火棍
  58. 54 永远是非常长的时间
  59. 55 那是明显违反原理的事
  60. 56 似有若干必须填埋的空白
  61. 57 我迟早要做的事
  62. 58 好像在听火星上美丽运河的故事
  63. 59 在死把两人分开之前
  64. 60 如果那个人有相当长的手
  65. 61 必须成为有勇气的聪明女孩
  66. 62 那带有深奥迷宫般的情趣
  67. 63 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68. 64 作为恩宠的一种形态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既有时间夺走的东西,又有时间给予的东西。把时间拉向自己这边是一项重要工作。”47 人
  2. 远看,大部分事物都很美丽。43 人
  3. 不过非我辩解,当时的我没有闲工夫判断自己所作所为是否正确。我仅仅是抓一块木板随波逐流而已。周围一片漆黑,天上星月皆无。只要紧紧扑在那块木板上就不至于淹死。至于自己此刻身在何处、往下朝向何方,我却是一无所知。37 人
  4. 人心的变异是习惯、常识和法律所制约不了的,永远是流动性的——它自由飞翔,自由迁徙,一如候鸟们不具有国境线这一概念。33 人
  5. “历史之中,就那样搁置在黑暗中为好的事件多得要命。正确知识未必使人丰富。客观未必凌驾于主观之上。事实未必吹灭妄想。”31 人
  6. 后来回头看去,觉得我们的人生委实匪夷所思,充满难以置信的荒唐的偶然和无法预测的曲折进程。然而,在那些已然实际出现的节点上,很多时候哪怕再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也可能找不出任何匪夷所思的元素。闪入我们眼帘的,恐怕只是在没有接缝的日常生活中发生的再正常不过的正常事情。或许完全不合情理。可是,事物是否合乎情理,那要经过时间冲洗才能真正看得清楚。30 人
  7. 人在自己的人生上面寻求的东西委实五花八门。28 人
  8. 一如一个人每天晚上都仰望空中的月亮也对月亮一无所知。27 人
  9. 驱动我们移步前行的,不是我们已经到手的东西,也不是即将到手的东西,而是已然失却的东西、现在没有到手的东西。25 人
  10. 从某一时间节点开始我就几乎不再听新音乐了,只是翻来覆去听中意的老音乐。书也一样。过去看过的书一再看个没完。对新出版的书几乎提不起兴致,时间简直就像在某个节点戛然而止。25 人
  11. 原本以为这就是自己的路,一直像一般人那样走过来的。不料那条路忽然从脚下消失了。只好在不知东南西北的情况下两手空空地朝一无所有的空间屁颠屁颠走下去——便是这么一种感觉。23 人
  12. 我追求的,或者我需要的,是那里具有的锐意进取的光闪,是用以求生的实实在在的热源那样的东西。那是我所熟悉的东西,又是我大约缺少的东西。22 人
  13. 她没有心思跟对方说话的时候,同她的交谈好比站在热浪灼人的空旷的沙漠正中用小勺子向周围洒水。21 人
  14. 我已经到了很难说是年轻人的年龄,某种——类似胸中燃烧的火焰的什么——似乎正在从我身上消失,我正在一点点忘却以其热度温暖身体的感触。19 人
  15. 即使六年时间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我对她也几乎没有了解。一如一个人每天晚上都仰望空中的月亮也对月亮一无所知。19 人
  16. 不惧怕改变生存方式的勇气。将时间拉向自己这边的重要性。18 人
  17. 世界似乎逐年沦为麻烦场所。15 人
  18. 哪怕云层再黑再厚,背面也银光闪闪。15 人
  19. 我们将分别抱着不能挑明的秘密活着。15 人
  20. 房间里一片岑寂。静默给空气以些微重量,就好像一个人独坐海底。14 人
  21. “用语言不好表达。不过那应该是我在人生途中不明所以地丢失了而后来久久寻找不止的东西。人不都是这样爱上谁的吗?”14 人
  22. “你像是理解事物比一般人花时间的那一类型。不过以长远眼光看,时间大约在你那边。”13 人
  23. 真相有时候将给人带来何等深的孤独!13 人
  24. 有可能时间真的停止了。抑或时间尽管勉强在动而类似进化的东西却已终了亦未可知,一如餐馆在关门前一点时间不再接受新的订单。或者只我一个人尚未觉察也不一定。13 人
  25. 时不时觉得自己仿佛绘画界的高级娼妓。12 人
  26. 想到这里,一种在黑暗中一脚踩空般强烈的无力感袭上身来。事情在我不知晓的地方稳步推进。12 人
  27. 沉默过于安静,音乐过于吵闹。但还是沉默好些。12 人
  28. 帐篷下面是坚固的大地,帐篷上面是无垠的天空,天空中闪烁着无数星辰。此外一无所有。12 人
  29. 我们说出口的三言两语犹如盛夏的阵雨,转眼之间即被干燥的现实地面吮吸进去。12 人
  30. 在那些地方东游西转的时候,我决不幸福。孤苦伶仃,肝肠寸断。我在多种意义上已然失却。尽管如此,我依然旅行不止,置身于许多陌生人中间,穿过他们谋生度日的诸般实相。而且,较之我当时所考虑的,那或许具有远为重要的意义。我在途中——很多场合是下意识之间——抛弃了若干事物,拾起了若干事物。通过那些场所之后,我成为较以前多少有所不同的人。12 人
  31. 无论进入多么狭窄黑暗的场所、无论置身于何等荒凉的旷野,都会有什么把我领去哪里。12 人
  32. 或许迟早我总会画出无面的肖像。如同一个画家得以画出名为《刺杀骑士团长》那幅画。但是,在画出之前我需要时间。我必须把时间拉向自己这边。11 人
  33. 何以会乐观到这个程度呢?或者莫如说何以愚蠢到这个地步呢?我的视野中肯定有类似天生盲点那样的东西。我总好像在看漏什么。而那个什么又总是至关重要的事。11 人
  34. 他不是怕爱谁,反倒是怕憎恶谁。11 人
  35. 宿疾,我想,没有治愈希望的莫名其妙的疾患。道理讲不通的体质性倾向。11 人
  36. “你具有足够的能力希求得到很难得到的东西。而我在自己的人生中只能希求一旦希求即能到手的东西。”11 人
  37. 也许出于愚蠢的偏见,对于人们用手机拍照这一行为,我无论如何也看不惯。而用照相机打电话这一行为,就更让我看不顺眼。11 人
  38. 恍若一场短梦。但我清楚知道这不是梦。倘若是梦,我生存的这个世界本身就该整个化为一场梦。10 人
  39. 雨田政彦10 人
  40. 免色说:“我是这样认为的,需要大刀阔斧转型的时期,无论谁的人生中恐怕都是有的。一旦那个临界点来了,就必须迅速抓住它的尾巴,死死地紧抓不放,再不松手。世上有抓得住那个点的人,有抓不住的人。雨田具彦先生做到了。”10 人
  41. 我们通过长达六年的婚姻生活共同拥有了许许多多的东西——许多时间,许多感情,许多话语和许多沉默,许多犹豫和许多判断,许多信守和许多达观,许多愉悦和许多单调。10 人
  42. 在这阒无声息的树林中,仿佛可以听见时间流逝、人生嬗变的声音。一人离去,另一人到来。一个情思离去,另一情思到来。一个形象离去,另一形象到来。甚至这个我本身都在日复一日的重叠中一点点崩毁又一点点再生。不可能原地不动。时间不断失去。时间在我的身后前仆后继沦为死砂崩塌消失。我坐在洞口前一味倾听时间死去的声音。10 人
  43. 但是,完全正确的事、完全不正确的事,果真存在于这个世界吗?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降雨或百分之三十,或百分之七十。纵使真实大概也是如此。或百分之三十真实,或百分之七十真实。这点上乌鸦足够开心。对乌鸦们来说,或下雨或不下雨,非此即彼。百分比那玩艺儿从未掠过它们的脑际。10 人

喜欢「刺杀骑士团长」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