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博科夫短篇小说全集

纳博科夫短篇小说全集

纳博科夫作品系列

8.52424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本书收集了纳博科夫在上世纪二十年代至五十年代所写的65个短篇小说,反映了纳博科夫早期在创作方面的历程和写作倾向,主题涉及政治讽刺和寓言、俄国流亡者的生活、人与人的关系以及人性的阴暗面。书稿由纳博科夫的儿子德米特里·纳博科夫按照年代顺序编辑而成,其中有13个短篇是第一次面世。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1899-1977)

Vladimir Nabokov

纳博科夫是二十世纪公认的杰出小说家和文体家。

一八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纳博科夫出生于圣彼得堡。布尔什维克革命期间,纳博科夫随全家于一九一九年流亡德国。他在剑桥三一学院攻读法国和俄罗斯文学后,开始了在柏林和巴黎十八年的文学生涯。

一九四〇年,纳博科夫移居美国,在韦尔斯利、斯坦福、康奈尔和哈佛大学执教,以小说家、诗人、批评家和翻译家的身份享誉文坛,著有《庶出的标志》《洛丽塔》《普宁》和《微暗的火》等长篇小说。

一九五五年九月十五日,纳博科夫最有名的作品《洛丽塔》由巴黎奥林匹亚出版社出版并引发争议。

一九六一年,纳博科夫迁居瑞士蒙特勒;一九七七年七月二日病逝。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突然间我头脑里豁然开朗,数百年来,世界一直在花开花落,旋转变化,目的只是为了现在,在此刻,将刚才楼下的那声喊叫,将你柔软光滑的肩头动作,还有松木板的香味,组合起来,化成一个垂直的音符。18 人
  2. 人的灵魂可以比作一个百货商店,眼睛可比作一对展示橱窗。一看马丁的眼睛,就知道那是一双热情的黄褐色眼睛。根据这样的眼睛判断,他灵魂深处的货物也是优质产品。13 人
  3. 你的沉默不费气力,风平浪静,像云彩或植物的沉默。所有的沉默都可以认为是神秘的,你身上似乎就有很多神秘之处。10 人
  4. 就过了一刹那。就在那一刹那间,世上发生了很多事:某个地方一艘巨轮沉没了,一场战争爆发了,一个天才诞生了。那一刹那过去了。10 人
  5. 门把手怯生生地转动一下,满身流汁的蜡烛斜了一下烛光。来人往旁边一闪,站在了长方形的阴影之外,只见他弯腰弓背,灰衣上披着星夜的霜尘。5 人
  6. “我知道你也在苦苦寻找,”他的声音又幽幽传来,“不过你的寻找比起我的来,比起我狂风暴雨般的寻找来,不过是熟睡之人均匀的呼吸罢了。5 人
  7. 每当我深深地陷入沉思,整个世界也似乎是这个样子——单一,和谐,遵循着协调一致的规律。我自己,你,还有康乃馨,在这一刻都成了五线谱中垂直的音符。我意识到,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由包含了不同声音的相同颗粒相互作用而成的,如树木,水,你……一切都是统一的,相等的,神圣的。5 人
  8. 你的卧室光线朦胧,阳光从拉下来的软百叶窗透入,在地板上形成了两道金色的梯子。你压低声音说了点什么。窗外的树滴着雨水低语,舒畅地沙沙作响。我冲着这沙沙响声微微一笑,轻轻地、很节制地拥抱了你。5 人
  9. 帕尔·帕里奇变得慌乱起来,脸上飞起一阵褐色的红晕,手里的勺子也掉了。窗下的枫叶刷刷闪亮。一辆马车扎扎驶过。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哀伤柔弱的叫卖声:“冰淇淋!……”5 人
  10. 人们发明了罪行、博物馆、游戏,只是为了逃避未知的命运,逃避多变的天空。5 人
  11. 起初伊莎贝尔一动不动,紧接着突然跳起身来,扭头望望大开的窗户,一骨碌溜下床,头一低从科恩身边冲过去,仿佛要躲开头顶上方落下的一击似的5 人
  12. 卢仁有点像生活在钢架跷跷板上,只有到了夜里,躺在一个散发出鱼腥味和脏袜子气味的狭窄地方,才有时间思考、回忆。他回想得最多的地方是圣彼得堡的一幢房子,房子里有他的书房,书房里摆着加了厚软垫的家具,沿着家具的曲线边缘缀着真皮饰扣5 人
  13. 一根电线杆,黑黝黝地衬着夕阳,一闪飞了过去,打断了平稳上升的电线5 人
  14. 最好还是等夜幕降临。如此令人陶醉的毒品,效力刚出来,马上就打断,实在可惜5 人
  15. 月台上的灯闪了过去,就像幽灵闪过雾蒙蒙的车窗。车厢发出一声舒心的长叹,停下了。这时能听见各种各样的声音:有人在隔壁的隔间里咳嗽,月台上有跑过去的脚步声。列车停了好长时间,远远传来夜里的汽笛声,此起彼伏。这时列车晃动了一下,又行驶起来5 人
  16. 他悄悄地下了车,斜插过去,走到旁边一条铁轨上去,步履平稳轻松,散步一般5 人
  17. 片刻间火车头饿疯了一般朝他扑来。马克斯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是远远望着列车亮着灯的窗户连成一串,飞速闪了过去。5 人
  18. 理发椅四周已经散落着一些毛色鲜艳的小老鼠——那是从他头上剪下的头发。理发师往手心里倒了肥皂泡,手指插进浓沫里抓搔,一股舒心的凉气从他头顶直灌而下。接着冰水一冲,他心情顿时一振,然后一条毛茸茸的手巾在他脸上和湿头发上擦将起来5 人
  19. 溪水,阳光,紫罗兰色的阴影——一切都在流动,抖动着流向大海。5 人
  20. 他是我们的生物学教授。极好的老家伙。得过去打个招呼5 人
  21. 这当然只是光和影在他脸上的交替变化,并不反映他的思想变化。假如他的思想真的反映在脸上,那这位教授就很难称得上一道好看的风景了5 人
  22. 大家都移到一棵大榆树的树荫里,男管家和穿着黑白相间衣服的女仆已经在树下摆好了一张折叠桌子。桌上有茶,颜色深得像慕尼黑啤酒;有三明治,黄瓜片摆好在没有硬皮的长方形面包片上;有一块黑黝黝的蛋糕,上面缀着褐色的葡萄干;还有抹了奶油的大草莓。另外有三四个陶罐,装着不含酒精的姜汁饮料5 人
  23. 我多想将自己像树一样融入大自然之中,去感受做一株有海绵般黄色底部的牛肝菌老蘑菇会是怎样的情景。4 人
  24. 我奔跑起来,倒不是我跑得快,而是我周围的一切在跑——灌木的彩虹色在跑,映在湿草上的云影在跑,淡紫色的花朵在跑——它们赶在刈草机的疾光之前冲进沟里逃命。4 人
  25. 死神对他来说就像一个滑动的梦,软软地落下来。他什么都不想,也不害怕,没有疼痛。4 人
  26. 屋子正中央躺着一只巨大的天使4 人
  27. 世上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美的,但人类只有在难以见到它或时隔久远时才能认识其美4 人
  28. 这狗好像也在用俄语思考。4 人
  29. 一颗流星划过长空,像心脏骤停那般来得突然。一阵强劲纯净的海风吹过他的头发,头发上闪起淡淡的夜光。4 人
  30. 她往窗外一瞥,看见了出租车的黑车顶,司机摊开的手掌,还有她丈夫低头付账时显出的宽大肩膀。她飞奔出房门,小跑着下楼,挥舞着两条细细的光胳膊4 人
  31. 我从来没见有人喝咖啡喝得如此全神贯注,津津有味。她忘了她的小摊,忘了明信片,忘了寒风,忘了她的美国客户,只是一门心思地一点一点细细品尝,她完全消失在她的咖啡中了——这情形倒像我一样,忘记了自己的等待,只管看她的丝绒夹克,看她那双幸福得迷迷瞪瞪的眼,看她那双因戴着羊毛连指手套而显得又短又硬的手紧紧捧着咖啡杯4 人
  32. 这时我突然明白,世界原来充满关爱,我周围的一切都深怀仁慈之心。在我和天地万物之间,有着幸福的纽带。我明白了,我想从你身上找到的欢乐并不只隐藏在你身上,还在我周围无处不在:在街上匆匆的声音中,在意外翻起的裙裾上,在冷如金属却又温柔低语的风声中,在雨意欲滴的秋云中。我明白了,这世界并不是一场争斗,也不是一系列弱肉强食的偶然事件,而是光明亮堂的快乐,是仁慈之心的颤动,是一件赠与我们、尚未被打开欣赏的礼物。4 人
  33. 他往车门走去,被一位胖先生的脚绊了一下。胖先生正在看一本医学杂志,马克打算抬抬帽子致歉,不料险些摔倒4 人
  34. 她唱完后,片刻间静得出奇,只听见我的房东,一位自暴自弃的寡妇,在门廊里吸着鼻子抽抽搭搭地哭4 人
  35. 先知的马车穿过浓云隆隆奔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响。疯狂的光,穿透视野的光,照亮了夜的世界,照亮了屋顶上的铁皮斜坡,照亮了摇曳的丁香花丛4 人
  36. 他哼了一声,一抡胳膊,紧紧地抓住一根烟囱。他缓缓转过眉头紧皱的脸,原来他看到了什么东西——可能是从战车金轴上掉下的那个车轮。然后他朝上看看,捋了捋乱蓬蓬的胡须,生气地摇摇头——也许这样的事情并非头一次发生——开始小心翼翼地往下走,脚稍微有点瘸4 人
  37. 一个落满雨水的小水坑里,亮闪闪的水面荡起涟漪。微风轻轻吹动阳台上的天竺葵。两三扇窗户睡醒了。我穿着湿透了的卧室拖鞋和旧睡衣就跑到街上,追赶还没睡醒的第一辆电车。我拉住睡衣的下摆,不让它飘起来,边跑边笑。我想象着片刻之间我就会跑到你家,开始告诉你夜里发生的空中事故,那位脾气古怪的老先知掉进了我的庭院4 人
  38. 再就是他的那顶旧草帽,帽边像被狗啃了一般,麦戈尔的灰白卷发从后面支楞出来,看上去也不是特别雅观。他的脸长得尖嘴猴腮,嘴往前凸出,鼻子和嘴之间间距很大,脸上皱纹纵横交错,以至于看他的脸如同看一只手掌一样。他看着球在网上飞来飞去,一对小小的绿眼睛左一瞟,右一瞟。球落网不飞了,他的眼睛就停止转动,懒懒地眨一眨4 人
  39. 辛普森利用英国主人允许客人自由活动的习俗,没有回到茶桌上,而是穿过花园,来到星形花坛一带,很快在一条公园林荫道上迷了路。林荫道上的阴影像棋盘一般,到处是蕨类植物和烂树叶的气味。高大的树木太老了,树枝不得不用生了锈的架子支撑着,于是树枝实实沉沉地拱起来,像是拄着铁拐杖的巨人4 人
  40. 只要是美,不管它是独具色彩的夕阳,容光焕发的脸,还是一件艺术作品,都会让我们不知不觉地回望我们个人的过去,把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内心世界与展现在我们面前可望却不可即的美相提并论。4 人
  41. 那位穿着细棉布和丝绒衣服、死去很久的威尼斯女郎在他眼前复活了,当他踩着小径上紫罗兰色的泥土缓缓行走时,他想起了他和弗兰克的友谊,想起了他父亲的竖琴,想起了他自己一事无成、闷闷不乐的年轻时代4 人
  42. 他能听见火车突突慢行的声音,即使铁轨可能在十几英里开外。然后是车轮的叮当声和刺耳的摩擦声——随着他迟钝的听力变得敏锐起来——又听见乘客的说话声、咳嗽声和笑声,他们翻报纸的沙沙声,最后,完全陷入他的声音海市蜃楼之中,甚至能清清楚楚地听见乘客们的心跳,那心跳渐次加强,滚滚而来,嗡嗡声,叮当声,震得辛普森两耳发聋4 人
  43.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上方挂着一幅光鲜照人却没有生命的画4 人
  44. 听着,我现在感到如愿以偿般的快乐。我的这种快乐是一种挑战。每当我漫步在街头、广场和运河旁的大道上,恍惚感到潮气从疲惫的双脚直舔上来,我骄傲地带着我那不可言说的快乐。几百年将会匆匆而过,那时的学童会对着我们所经历的沧桑巨变直打哈欠。一切都会过去,可是我的快乐,亲爱的,我的快乐将会永存:在街灯潮湿的倒影里,在小心地拐了个弯下到运河幽幽水中的石头台阶上,在一对对舞伴的微笑里,在上帝慷慨安排在人类孤寂周围的万物中。4 人
  45. 我认为这里有一种文学创作的感觉:把普通事物映在未来的温柔镜子中加以描绘。在我们身边的事物中发现只有我们的子孙后代在遥远的将来才能发现并欣赏的芬芳气息,到了那时,我们每日平淡生活的每个细节都会因其自身的特色变得精美,值得庆贺;一个人穿着今天最普通的夹克也将会是为出席一场豪华化装舞会而盛装打扮。4 人
  46. 不过不要紧:此刻我相信仍然活着、仍然流传的诗歌是有美妙前景的,我泪流满面,心中充满了快乐,也知道这种快乐是地球上现存的最了不起的事物4 人
  47. 假如我是个作家,我就会只允许自己的心灵拥有想象,其余一切都得依赖于记忆,记忆是真实的人生在夕阳下拖长了的影子。4 人

喜欢「纳博科夫短篇小说全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