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女孩

乐队女孩

金·戈登回忆录

暂无评价综合评分的显示会考虑用户真实性等多项因素,每部作品出现综合评分的时间不定。
8.382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41.40¥19.99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1-11-28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她,摇滚乐史上最伟大乐队之一“音速青年”主唱

这不仅是一部“后朋克女神”的成长传记,更是一份过去五十年另类文化的独特记录。

诚实得让你无法拒绝,关于女孩、女人、母亲以及摇滚乐的真实故事

出现于后朋克时期纽约的“音速青年”,是美国音乐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乐队之一,同样著名的,还有女主唱金·戈登与同为乐队主创的瑟斯顿·摩尔的婚姻,他们首次缔造了男女双方在乐队中的平等创作关系,成为诸多乐迷的理想。

2011年,两人在二十七年的婚姻之后分手,并由此导致了“音速青年”的解散,公众对此震惊异常。戈登写下这本回忆录,检视自己之前所走过的路途。

戈登追溯了自己在垮掉派氛围的加州所度过的童年。也记述了二十世纪末的纽约景象。那座曾属于安迪·沃霍尔、帕蒂史密斯和卢·里德的城市已经消亡,金钱大量涌入艺术领域,为“音速青年”传奇的登台埋下伏笔。未来,这支乐队又会成为“涅槃”等乐队爆炸性成功的先声。

最后,戈登更以专辑为线索,逐一向启发过她的作家、音乐家和艺术家致敬,为乐迷们提供了无价的细节。

全书充满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所特有的声光颗粒,记录下一个“乐队女孩”如何在男性乐手的“能量顶点”之下成长为一个女人的过程,以及当世上并无前路可寻时,如何构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充满创造力的人生。

金·戈登

生于1953年,美国实验后朋克乐队“音速青年”创始成员兼主唱和贝斯手,被视作女权主义力量的灯塔,有“后朋克女神”之称。

出现于纽约的“音速青年”,是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乐队之一,他们的传奇持续影响着独立摇滚和美国流行文化。戈登多年来在舞台上以神秘而疏离的气质著称,毫无女孩气,也不倒向男人气,与这支男性主导的纽约噪音乐队共同奋斗三十余年,更将自己的活动扩展至时尚、表演和艺术等领域,成为女性力量存在的鲜活证明。

2011年“音速青年”解散后,戈登组建了乐队“身体/头脑”(Body/Head)。2014年,出版艺术评论文集《这是我的身体吗?》(IsItMyBody?),并在洛杉矶高古轩画廊(GagosianGallery)、纽约白色廊柱画廊(WhiteColumns)、纽约303画廊(303Gallery)举行个人艺术展。

戈登目前生活在马萨诸塞州北安普顿、纽约和洛杉矶。

董楠

自由译者,翻译了诸多摇滚乐书籍和传记,包括:《此地无人生还》(NoOneHereGetsOutAlive,杰里·霍普金斯[JerryHopkins]、丹尼·萨格曼[DannySugerman]著),《滚吧,生活》(Life,基思·理查兹[KeithRichards]、詹姆斯·福克斯[JamesFox]),《老美国志异》,(TheOld,WeirdAmerica,格雷尔·马库斯[GreilMarcus]著),《披头士》(TheBeatles,鲍勃·施皮茨[BobSpitz]著),《穿越火焰》(PassThruFire,卢·里德[LouReed]著),《聆听大门》(TheDoors:ALifetimeofListeningtoFiveMeanYears,格雷尔·马库斯著),《大卫·鲍伊》(DavidBowie:ALifeinPictures,克里斯·韦尔奇[ChrisWelch]著)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另外我还有那种女孩子都会有的压力——要取悦他人、当个好孩子、懂礼貌、规规矩矩——这一切让我深深滑进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害我,让我困扰。3 人
  2. 我记得当时她告诉我,男孩可能会因为外表喜欢上女孩,但女孩的头脑才是通往美好恋情的关键。这个建议成了我各种神经质的起源,而且到头来还被证明是错的。3 人
  3. 要写纽约是很困难的。并不是因为回忆彼此交叉重叠,回忆本就理应如此。也不是因为时间与事件彼此混淆,反正本来也是这样。更不是因为我不曾深爱过纽约,要知道当年我孑然一身,一贫如洗,但纽约仍然是最像家园的地方。这只是因为如今的我已经知悉太多,一颗破碎的心很难写下爱的故事。3 人
  4. 我到现在都一直相信,激进的东西如果以温和平凡的外表出现,反而会有趣得多。3 人
  5. 金·戈登对音乐的执着和艺术的虔诚,笃定的信任,与在生活中的无奈,妥协,隐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2 人
  6. 不,他们置身的是我们身边的平凡世界,面临与你我无异的平凡挣扎;这个故事如此漫长,然而又是如此平淡。2 人
  7. 帕蒂·史密斯、理查德·希尔、约翰尼·桑德斯2 人
  8. Evol、《姊妹》(Sister)2 人
  9. 《白日梦王国》(Daydream Nation)2 人
  10. 乐队解散2 人
  11. “我喜欢置身一个软弱的位置,然后让它强大起来2 人
  12. 基思·理查兹2 人
  13. lo-fi2 人
  14. “信仰不再”(Faith No More)、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黑眼豆豆”(the Black Eyes Peas)、彼得·盖布瑞尔(Peter Gabriel)、“石庙导航者”(Stone Temple Pilots)、“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声音花园”2 人
  15. 这对公认的模范夫妻和黄金搭档好像永远都那么完美无缺,在这个疯狂的摇滚世界,是他们给了年轻音乐家们坚持下去的希望;如今不过又是个中年危机导致婚姻破裂的俗套故事——男人的中年危机、另一个女人、双重生活。2 人
  16. 我不希望人们觉得,不管我和瑟斯顿之间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我都会一直扮演站在自己的男人身边支持他的角色。我不是这样的人。而且除了我们的小圈子之外,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2 人
  17. 最后她以这样一个疑问结束了文章:“他们怎么就不能和我们其他人不一样呢?”2 人
  18. 在纽约辛苦工作、忍受贫穷的意义就在于白天的工作可以用来养活自己,其他时间则用来做自己想做的事。2 人
  19. 安迪·沃霍尔、“地下丝绒”、艾伦·金斯堡、约翰·凯奇、格伦·布兰卡、帕蒂·史密斯、“电视”(Television)、理查德·希尔(Richard Hell)、“金发女郎”(Blondie)、“雷蒙斯”(Ramones),莉迪亚·兰奇、菲利普·格拉斯、史蒂夫·赖克,以及loft自由爵士场景2 人
  20. 对于我来说,“表演”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无所畏惧。1980年代中期,我曾经给《艺术论坛》杂志(Artforum)写过一篇文章,里面有这样一句关于摇滚乐的话,被格雷尔·马库斯引用过很多次:“人们花钱来看别人相信自己。”意思是,你当众失败的可能性愈大,文化就愈有可能为你的行为赋予价值。和作家或画家不一样,乐手一旦登上舞台便无法逃避他人,甚至无法逃避自己。2 人
  21. 我在柏林待过很长时间,德语里有不少涵义丰富的多义词。不久前,我正好学到“Maskenfreiheit”这么一个词,意思是“面具所赋予的自由”。2 人
  22. 但这些其实并不是我,我只是非常害羞、非常敏感而已,好像能感受到屋子里所有盘旋环绕的情绪。请相信我,如果你与我的人格发生冲突,我根本就不会做出任何反抗。2 人
  23. 加利福尼亚是一处死亡之地,人们受到吸引,赶到这里,这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发现,内心深处,他们其实对自己所渴望的东西充满恐惧。这里是一片新天地,所以他们在逃避自己的历史的同时又一头冲向自己的灭亡。欲望和死亡混合着对未知事物的激情与冒险。这就是弗洛伊德所谓“死之本能”的一种变体吧。2 人
  24. 她用《纽约客》的封面做了一个拼贴装置放在灶台上,她说是用来接油烟的,但其实不止如此,那是一件聪明的、不循常规的艺术品。还有一次,她用彩色水泥把贝壳黏合在木头上,做了一系列长方形的墙上浮雕,更像是艺术,而不是手工,我真希望她能多做点。也许和我一样,她剪裁、缝纫和设计的那些衣服就是她的舞台,让她可以自由自在地把人生中所有的阻滞与挫折感发泄出来。她有时在晚上出门,穿起五十年代流行的样式——低胸裙,丰满的胸衣,腰系束带的大蓬裙——那样的时候,我会看到她平日里并不多见的笑容,非常轻松自在。有时候我忍不住觉得,她成长期间肯定没有人告诉她她有多漂亮,小时候她在家里肯定觉得自己没什么魅力。我觉得她非常美,就像英格丽·褒曼一样。2 人
  25. 我父母那一代人相信每个人都应该处理好自己的问题,心理治疗是娇惯和放纵的表现。2 人
  26. 最近我在纽约的时候总会想,这个地方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答案就是消费与赚钱。华尔街驱动着整个国家,时尚业则是外面的糖衣。十分钟前,所有人都在称赞某样东西“太棒了”,“不可思议”,转眼间文化就转变了方向。创意与个人野心不再互相拒斥。最近,一个朋友说起某个我俩都认识的艺术家的作品是“公司化的”,这并不是赞美之词。MoMA就像是市中心一个巨大的礼品店。2 人
  27. 为什么“音速青年”的音乐都那么不和谐,我们的答案永远是一样的:我们的音乐是现实的、动态的,因为生活本身就是这样,总是充满各种极端。2 人
  28. 九十年代初,我慢慢开始有了一个新想法:穿性感一点的衣服有助于推广不那么和谐的音乐。我开始给自己创造一种新形象:有点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的坎普气质2 人

喜欢「乐队女孩」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