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贝特之宴

芭贝特之宴

免费试读

作品简介

这部作品被改编成同名丹麦语电影,影片获得1988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故事发生在19世纪的挪威,一对已经成年的姊妹生活在一个宗教氛围浓厚的村子里,她们甘愿为宗教信仰而放弃世俗情感。后来,她们收容了一位来自法国的女难民芭贝特。芭贝特幸运地获得了法国巨额彩金,为了回报这对好心的姊妹,她特别为她们及村民准备了一场丰富的晚餐,从她来到这个村庄到晚宴的过程中,整个村子开始慢慢改变……

本书作者是丹麦现代作家凯伦•冯•布里克森-菲尼克男爵夫人(Baronesse Karen von Blixen-Finecke, 1885-1962),伊萨克•迪内森 (Isak Dinesen)是她最著名的笔名(迪内森是她的娘家姓)。她以英语、法语和丹麦语写作,主要用英语。她于1937年发表的自传《走出非洲》被改编成同名电影,在1986年的第58届奥斯卡奖评选上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七座奖项。

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彼得•恩隆德(Peter Englund)曾在2010年表示,未授予布里克森诺贝尔文学奖是个错误。《芭贝特之宴》是她最著名的短篇小说,最初于1958年在小说集《命运轶闻(Anecdotes of Destiny)》中出版。

责任编辑 刘斌

封面设计 周南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他说,她将像明星一样冉冉升起,超越古往今来的所有女歌唱家。巴黎的国王王后、名门贵胄、才子佳人都将聆听她的歌声,并为之落泪。普通民众亦会崇敬她,而她将给受冤屈和压迫的人带去安慰和力量。当她挽着阿希尔的手臂走出大歌剧院时,人们将卸下她乘坐的马车的马具,亲自拉车将她送到英国咖啡馆,在那里等待她的是一顿绝妙的晚餐。3 人
  2. 洛伦斯又振作起来。他尽有生最大的努力,要忘记发生在贝勒沃格的一切。从现在起,他下定决心将只向前看,而不流连于过去。他将专注于自己的事业,终有一天,他会在这辉煌的世界里大放异彩。2 人
  3. 妹妹也许意外地发现了自身的某些天性,又被它们所惊吓。2 人
  4. 这年夏天的一日,邮差送来一封来自法国的信,是寄给芭贝特·埃尔桑夫人的。这本身就是件令人诧异的事,因为十二年来芭贝特从未收到过一封信件。她的主人们很好奇,这信里写了些什么呢?她们来到厨房,把信递给芭贝特,看着她拆开信,读了起来。芭贝特读罢,抬起头看向两位小姐的脸,告诉她们,法国彩票开出了她的号码。她中了一万法郎。姐妹俩被深深地震住了,她们足足有一分钟没有说出一个字。她们自己习惯于分期领取微薄的退休金;一万法郎堆起来会是什么概念,对她们来说甚至很难去想象。然后她们紧紧握住了芭贝特的手,而她们自己的手还在不住颤抖。她们从未握过一个前一刻才刚得到一万法郎的人的手。2 人
  5. 在从褔瑟姆到贝勒沃格的路上,洛文希尔姆将军一直沉浸在一种奇怪的心境中。他已有三十年没来过这片地方了。现在他从繁忙的宫廷生活中抽身而出,来到这里,希望得到片刻空闲,却发现自己已全无闲情。福瑟姆的老宅虽然足够宁静,但与杜伊勒里宫和冬宫相比,却小得可怜。然而房子里还有一个身影令人无法静下心来:年轻的洛文希尔姆中尉走进了房间。洛文希尔姆将军看到这个俊朗、瘦削的身影从自己身旁走过。年轻人走过时,很快地瞥了老洛文希尔姆一眼,撇嘴一笑,傲慢而自负,这是华年对待暮年的方式。将军本该回以亲切的微笑,笑里略带悲伤,就像暮年向华年致意,但他着实没有心情微笑;他的确,如他姑母所述,情绪万分低落。洛文希尔姆将军得到了他一生中奋力追求过的一切,并为他人所崇拜、艳羡。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件怪事,这件与他所享的荣耀不相称的怪事:他并不完全幸福。一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他细细地咀嚼灵魂中的那个自我,就像一个人在仔细地寻找一根荆棘,它深深扎进手指肉里,不为人所见。2 人
  6. 他细细地咀嚼灵魂中的那个自我,就像一个人在仔细地寻找一根荆棘,它深深扎进手指肉里,不为人所见。2 人
  7. 他决定要在今夜与年轻的洛伦斯·洛文希尔姆做个了断;那个人曾在教长的家里表现得胆怯、狼狈,而最终,他将那间屋子的尘埃从马靴上跺掉了。他要让这个年轻人去彻底证明,三十一年前他做出了正确的抉择。那低矮的房间、那黑线鳕鱼、桌上摆在他面前的那杯水,都应来作证,如果洛伦斯·洛文希尔姆当初选择留下,与它们为伍,那就会很快落到非常悲惨的境地。他放任思绪游离。在巴黎,他曾赢过一场马术比赛,因而受到了法国高级骑兵军官的款待,与王公贵戚一同出席盛宴,那场晚宴是特意为他在城里最豪华的餐厅举办的。餐桌上,坐在他对面的是位贵妇人,那时他已经追求她很久了。晚宴上,她抬起柔和的深色眼睛,目光从香槟酒杯的边缘往上看;毋须多言,她已许诺让他快乐。现在他坐在雪橇上,突然想起当时有那么一瞬,他看到马蒂娜的脸庞出现在面前,然后又认为那是幻觉。他听了一会儿雪橇的铃铛发出的叮叮响声,又想到今夜他将如何在餐桌上高谈阔论,便微微一笑——年轻的洛伦斯·洛文希尔姆曾坐在同一张桌旁,缄默无言。2 人
  8. 他决定要在今夜与年轻的洛伦斯·洛文希尔姆做个了断;那个人曾在教长的家里表现得胆怯、狼狈,而最终,他将那间屋子的尘埃从马靴上跺掉了。他要让这个年轻人去彻底证明,三十一年前他做出了正确的抉择。那低矮的房间、那黑线鳕鱼、桌上摆在他面前的那杯水,都应来作证,如果洛伦斯·洛文希尔姆当初选择留下,与它们为伍,那就会很快落到非常悲惨的境地2 人
  9. 在贝勒沃格,人们吃饭时通常都不怎么说话。2 人
  10. 那两位曾相互诋毁的老妇人,从心底重拾起彼此的友谊,摆脱了罪恶时期的羁绊,回到了美好的豆蔻年华。那时,她们一起在为坚振礼做准备,手牵着手,将歌声洒满贝勒沃格周围的小路。一位弟兄碰了碰另一位弟兄的肋部,像是男孩间在粗野地打闹。他大声说:“你在那桩木材买卖上骗了我,你这个老无赖!”另一位弟兄哈哈大笑,几乎背过气去,然而泪水却从他眼里流了下来。“对,这就是我干过的事,亲爱的弟兄,”他答道,“这就是我干过的事。”哈尔沃森船长和奥珀高登夫人突然发觉到他们一同挤在房间的角落里,于是他们久久深吻;年轻时朦胧的秘密恋情从未让他们拥有如此奢侈的长吻。2 人

喜欢这本书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