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127
  • 被关注
    578
韩藜
韩藜
2011-02-08 加入
豆瓣阅读作者:韩藜

2017-07-31 发表第一篇作品。

93年4月生,中关村某校化学学渣(已叛逃),严肃而能力有限的习诗者与小说写作学徒。

写作时的人格是某种断裂,它与不写作的那个人格无法互相理解且无法出现在前台作为讨论、交换的对象或作为身份tag. 因此对自己作品的阐释至少与他人的阐释是同等无效的。

关注的作者

  • 嘎巴菜
    历史传奇 · 推理解谜
    98 人关注
  • 似乎又
    历史 · 美食
    856 人关注
  • 卢然
    青春成长 · 城市生活
    6441 人关注
  • 胤祥
    电影 · 电影史
    35592 人关注
  • nolix
    古典音乐 · 城市生活
    4748 人关注
  • 止晦
    小说 · 文艺新潮
    755 人关注
查看全部

评论7

在售作品1

  • 南风病
    小说 · 短篇小说 · 童话 · 文艺新潮
    作者自述:从2013年开始,每年四月我都会写一篇小说作为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南风病》所收录的四篇小说便是这样一束礼物的集合,另外两篇短童话是为数不多对他者怀有温情的时刻所不愿当面呈给TA们的礼物。而这四年内我私人的生活已发生过何种变迁,或已经历又幸存于何种创伤,反而相形之下显得不值一提了。 迄今我仍然不是一个好的小说写作者,这束集子里所有的小说都写得很吃力,仍有因其不够完善而令我感觉羞耻的地方,但每一次重读我往往无法下手改动。如今的我自己已经无法与写作任何一篇小说时的人格互相理解了,而那些过去自己…展开
    作者自述:

    从2013年开始,每年四月我都会写一篇小说作为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南风病》所收录的四篇小说便是这样一束礼物的集合,另外两篇短童话是为数不多对他者怀有温情的时刻所不愿当面呈给TA们的礼物。而这四年内我私人的生活已发生过何种变迁,或已经历又幸存于何种创伤,反而相形之下显得不值一提了。

    迄今我仍然不是一个好的小说写作者,这束集子里所有的小说都写得很吃力,仍有因其不够完善而令我感觉羞耻的地方,但每一次重读我往往无法下手改动。如今的我自己已经无法与写作任何一篇小说时的人格互相理解了,而那些过去自己所见所得的仍有今日看来十分珍贵的地方而不忍心弃之不顾,于是就这样吧。

喜欢的短篇0

他还没有喜欢的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