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者生存

病者生存

疾病如何延续人类寿命

8.71968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28.80¥9.99
隐谷路截止至:2021-12-02 00: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日光浴能够降低胆固醇吗?为什么亚洲人喝酒容易脸红?为什么天冷的时候我们想撒尿?为什么地中海地区的人都有蚕豆病的遗传基因?“绝命毒师”老白从蓖麻里面提炼出剧毒来是什么原理?如果说进化是适者生存,为什么还有如此多的遗传病在进化的长河中繁盛不息?高血压、糖尿病、高胆固醇、缺铁、贫血、疟疾、蚕豆病、线虫……这些我们连提都不愿提的负面字眼,实际上是生命进化过程中的独特奇迹。美国犹太裔医学博士沙龙·莫勒姆通过切身经历和扎实的研究为我们揭示了进化道路上那些神奇而令人惊诧的生命奇观——血色素沉积症在中世纪黑死病爆发的年代里拯救了大量缺铁的儿童和妇女;糖尿病帮助我们的祖先从冰河世纪的严寒中幸存下来;胆固醇帮助热带地区深色皮肤的人带来人体所必需的维生素D;高血压帮助从非洲移民或被贩卖到美洲的黑人在恶劣条件下合成更多的盐分和水分;土豆、曼陀罗、小麦、苜蓿,为了抵御天敌进犯而进化出“毒素”……本书深入研究了人类的进化史,以一种全新的视角审视生存、人类的身体及我们对疾病的理解,揭示了在过去很多时候,正是遗传至今的疾病让我们的祖先在地球生存竞赛中占据了上风。

沙龙·莫勒姆,是多伦多大学哲学博士、纽约西奈山医学院医学博士,他专攻的领域为稀有疾病、神经遗传学和生物技术,他的学术研究和医学工作主要围绕进化、遗传、生物学和医学如何革命性地改变我们理解疾病的方式。莫勒姆博士著有《性与五感》《遗传》《重启DNA》等多部科普著作,曾任《阿尔茨海默病杂志》(Journal of Alzheimer's Disease)副主编,与人合伙创办了两家生物技术公司,并获得多项专利。他的临床遗传学研究帮助发现了两种罕见的遗传特征,以及一种新型的抗菌化合物新药。

乔纳森·普林斯,曾任克林顿政府的高级顾问和演讲稿撰写人,曾在科索沃战争期间负责管理北约的沟通战略。因其在改进政治广告方面的工作,美国《时尚杂志》(Esquire)在2005年将他评为美国聪明头脑之一。他致力于公共和环保事业,与美国参议院前议员约翰·爱德华兹和约翰·爱德华兹的女儿凯特一起编撰了《家园:我们生命的蓝图》一书。

译者:程纪莲,1988年生,山东莒南人。本科毕业于青岛大学外语学院英语专业,硕士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现任职于北京信息科技大学,专注于翻译理论与实践、跨文化交流、中外文化对比研究等。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你的遗传密码中的任何一个部分,都藏着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每一场瘟疫,每一个捕食者,每一种寄生虫,每一次星球剧变,都印证了你的祖先与命运抗争的传奇故事。每一种突变,每一次变化,都是为了帮助他们更好地适应环境,这一切也都被记录了下来。4 人
  2. 铁元素和感染之间的关系也解释了为何母乳喂养是防止新生儿感染的一种有效途径。这是因为母乳中含有乳铁蛋白(lactoferrin),它可以与铁元素结合,从而防止细菌吞食新生儿体内的铁元素。4 人
  3. 我们的身体通过转换其他物质来制造维生素D,这种物质犹如太阳一样,虽然近来名声不太好,但却是人类生存必不可少的东西。它就是胆固醇(cholesterol)。4 人
  4. 为什么你会服用一种能在40年之内杀死你的药物?只有一种原因,对吧?那就是:这是唯一能够阻止你明天就一命归西的办法。3 人
  5. 不可避免的是,人们要寻找替罪羊。首先是犹太人,然后是女巫,但是,即便是把他们围起来活活烧死,也没有阻止瘟疫的疯狂蔓延。3 人
  6. 在人类近代史上,黑奴贸易写下了最可耻、最卑劣的一页。利欲熏心的奴隶贩子把非洲黑人贩卖到美洲,黑奴们面对的运输环境和条件极其恶劣,通常都饿着肚子,甚至连水都没法喝,所以死亡率非常高。在此种情况下,那些体内天生能保存较多盐分的人存活的希望可能会大一些,因为额外的盐分可以帮助他们体内储存足够的水分,以避免致命性脱水的发生。假如这是真的,那么奴隶贸易其实造成了一种非自然的选择,使得非洲裔美国人体内储存盐分的能力增强了。而当这种能力与现代高盐的饮食相结合时,就会导致高血压的发病率上升。3 人
  7. 难怪所有的古希腊人都是哲学家,他们显然有大把的时间去思考。3 人
  8. 在正常人体细胞中,端粒酶的活性被抑制,因此端粒通常会随着细胞的分裂而缩短。但是,肿瘤细胞有时可以将端粒酶的活性重新激活,从而使端粒得到更快的补充。当这种情况发生时,遗传信息的丢失就会减少,因为端粒永远不会耗尽。细胞的终止日期被取消了,于是细胞可以永远增殖下去。3 人
  9. 通过对遗传基因优胜劣汰,进化给予我们生存或者繁殖的优势,这一过程被称为自然选择。自然选择的基本原则是:如果一种基因产生使生物体不太可能存活和繁殖的性状,那么该基因(以及该性状)将不会被遗传,或至少不会遗传很长时间,因为携带它的个体不太可能生存下去;相反,如果一种基因产生使生物体更适应环境并且更可能繁殖的性状时,那么该基因(以及该性状)更可能被遗传给后代,某一性状越是显现出优势,那么产生它的基因在基因库中就传播得越快。2 人
  10. 我希望给你带来一种全新的认识,那就是对我们来自哪里、我们与谁生息与共,以及它们来自何方等问题了解得越多,我们就越能掌控自己的命运2 人
  11. 最后,DNA(脱氧核糖核酸)不是宿命,而是历史的见证者。2 人
  12. 血色素沉积症是一种遗传病,会破坏机体内铁的代谢水平。正常情况下,当身体检测到血液中的铁过多时,肠道就会自动减少从食物中吸收的铁量,所以,即使摄入大量的铁,你的身体也不会负荷过多的铁。一旦体内的铁达到了应有的水平,多余的铁就会被代谢掉而不会被吸收。但是对血色素沉积症患者而言,身体总是认为体内没有足够的铁,于是便会继续不断吸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铁负荷会产生致命的后果。过量的铁沉积在全身,会损害关节、主要器官以及机体的新陈代谢水平。长此以往,血色素沉积症可导致肝功能衰竭、心力衰竭、糖尿病、关节炎、不孕不育症、精神疾病,甚至是癌症等,并会最终导致死亡。2 人
  13. 我们体内的所有液体,包括泪液、唾液,还有这些开口部位产生的黏液都含有丰富的螯合剂。2 人
  14. 。新的研究表明,在某一特定的人群中,铁元素的含量越高,感染瘟疫的可能性就越大。过去,健康的成年男性比其他任何人患病的风险都高,因为儿童和老年人往往由于营养不良导致体内缺铁,而成年女性也因月经、妊娠和哺乳周期性地流失铁元素2 人
  15. 一项关于1625年圣博托夫教区(St. Botolph’s Parish)鼠疫的研究表明,15~44岁的男性死于这种疾病的人数比同年龄段的女性要多出一倍。2 人
  16. 几个世纪以来,西方国家的人要是身体不舒服想要放血治疗,最常去的地方就是理发店。如今,我们熟悉的理发店门口放置的红、蓝、白条纹相间的三色旋转柱,其实就是当年理发店提供放血治疗服务的标志(红色代表动脉,蓝色代表静脉,白色代表绷带)2 人
  17. 所以,这些患贫血症的索马里难民本身是抵御不了感染威胁的,只不过是贫血症恰巧提升了他们的抵抗力,其体内的缺铁状态对抵御感染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2 人
  18. “那些企图杀死我们却始终未能得逞的东西,反而会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2 人
  19. 在糖尿病患者体内,由于胰岛素帮助人体代谢葡萄糖的过程被破坏,导致血液中的糖分含量异常升高。如果不加以控制,这些不正常的血糖水平可能会引起快速脱水、昏迷和死亡。即使严格控制,糖尿病的长期并发症包括失明、心脏病、中风和血管疾病等,也常常会导致坏疽,甚至是截肢。2 人
  20. 在南极的表层,灯蛾毛虫要在零下60华氏度(约为零下51摄氏度)的气温下生活14年后才会破茧而出,蜕变成一只飞蛾,然后在夕阳下翩翩飞舞短短几周,完成传宗接代的使命,便结束它的一生。2 人
  21. 但是这种“死而复生”的特异功能似乎只能从科幻电影里看到。林蛙被彻底冻成冰坨了。2 人
  22. 像林蛙一样的耐寒动物,恰巧就是利用高血糖的抗冻特性成功地生存了下来,也许它们用来控制高血糖并发症的机制能够为我们找到治疗糖尿病的新方法带来启示。2 人
  23. 胆固醇是构成细胞膜的重要组成成分。它能够帮助大脑传递信息,并协助免疫系统来保护我们免受癌症和其他疾病的侵害。2 人
  24. 深色皮肤并不仅仅是一种为保护皮肤免于晒伤而发生的适应性变化,而且是一种防止叶酸流失的适应机制。你的皮肤越黑,吸收的紫外线就越少。2 人
  25. 存在ALDH2\(^{*}\)2基因变异的人即使小酌一杯,体内迅速累积的乙醛也会使他们看起来醉醺醺的:面红耳赤,感到头晕目眩、极度恶心,很快便会宿醉不醒。2 人
  26. 一些理论认为,不同的文明孕育出了不同的解决方案。在欧洲,人们使用了发酵的方法,由此产生的酒精能杀死水中的微生物,但与此同时,这种酒精通常也会与水混合在一起。而在世界另一端的亚洲,人们采用煮水和泡茶的方法来净化他们的水源。结果,欧洲人面临着更大的进化压力,最终使他们获得了酒后不红脸的能力,能够不断饮酒、分解酒精、解毒,而亚洲人在这方面的进化压力则要小得多。2 人
  27. 第欧根尼(Diogenes)的说法,毕达哥拉斯只是担心他的学生会因为吃太多的豆子而忍不住放屁,这难免会影响他们修炼灵魂。2 000年前,第欧根尼曾经说过:人应该避免食用蚕豆,因为它们充满了气体,并且参与了灵魂的存在。如果一个人戒食了蚕豆,他的胃就不会那么嘈杂了,他的梦想也就不会那么压抑,而且会平静很多。2 人
  28. 说起“自由基”(free radicals),你可能早就从新闻报道中对它有所耳闻了,知道它们对我们的身体有危害。其实,理解自由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记住:大自然母亲喜欢配对,扮演着化学反应中“媒人”的角色。自由基本质上是具有不成对电子的分子或原子,而不成对的电子盼着自己能够出双入对。不幸的是,这些电子在机体内所有错误的地方寻找着“爱情”。当不成对的电子试图与其他分子中的电子配对时,便会引起化学反应。这些反应会破坏细胞中的化学物质,导致细胞早死,这也是自由基会引起衰老的主要原因之一。2 人
  29. 西兰花中具有抗癌作用的一些化合物也是发苦的2 人
  30. 植物的化学武器大多不是针对我们人类的,它们更多的是针对昆虫、细菌、真菌以及某些专门食草的哺乳动物。2 人
  31. 芹菜通过产生补骨脂内酯(psoralen)来保护自己,补骨脂内酯是一种可以破坏DNA和植物组织的毒素,同时也可以使人体对阳光极度敏感。2 人
  32. 普通的芹菜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不会造成问题,除非你在喝过一碗芹菜汤之后,又去了日光浴沙龙。对于那些长期以来一直碰触大量芹菜的人来说,补骨脂内酯通常会带来较多的问题,例如,许多芹菜采摘者会患有皮肤方面的疾病。2 人
  33. 一些学者认为,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最初是早期的医生用来展示他们通过将蠕虫缠绕在棍子上以帮助患者清除蠕虫的一种图案标志。2 人
  34. 当蚂蚁携带的吸虫逐渐发育长大,其中一只吸虫会进入蚂蚁的大脑当中,对蚂蚁的神经系统进行操控。忽然之间,寄居了吸虫的蚂蚁的行为变得异常古怪。每天晚上,它都会悄悄地离开蚁穴,找到一根鲜嫩的青草,爬到草叶的顶端,吊挂着,完全是一副自杀的架势,只等着吃草的绵羊一口将它吞下。如果当天晚上没有被绵羊吃掉,它会在白天返回到蚁群当中,然后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再寻找另一片草叶,继续它的“自杀行动”。终于,蚂蚁被绵羊连同青草一起吃掉了,吸虫得以进入新宿主的体内,它历经艰难险阻从新宿主的消化系统中“突围”出来,最终在其肝脏中寄生了下来2 人
  35. 而且确实有证据表明,与未感染者相比,弓形虫感染者的行为会表现出一些细微的差异。同样,究竟是弓形虫感染引起了行为的改变,还是具有这些行为倾向的人更容易接触弓形虫,我们依然不得而知——不管怎样,这真的是个饶有趣味的问题。布拉格·查尔斯大学的一位专职研究人员雅罗斯拉夫·弗莱格(Jaroslav Flegr)教授发现,感染了弓形虫的女性会花费更多的钱来买衣服,通常她们也被认为比未被感染的女性更具有吸引力。2 人
  36. 感染了弓形虫的女性会花费更多的钱来买衣服,通常她们也被认为比未被感染的女性更具有吸引力2 人
  37.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让基因的单个携带者(也就是你)死亡,以便让你的至亲和整个大家庭的更大规模的基因库存活下来,是理所当然的。2 人
  38. 更加有趣的是,我们体内只有不到3%的DNA含有构建细胞的指令,而绝大多数,也就是其余的97%,都不具备活性来指导形成任何物质。2 人
  39. 几乎每一个人类的细胞中都含有一个微型的马达,被称为“线粒体”(mitochondria),它就好比一台专用的发电机,能够源源不断地产生能量来驱动细胞行使职能。如今,大多数科学家都认为,线粒体曾经是一种独立的寄生细菌,它们在进化的过程中与我们的某些原始哺乳动物前辈形成了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这些可能的“前任细菌”不仅生活在我们体内几乎所有的细胞中,它们甚至还拥有属于自己的可遗传的DNA,即“线粒体DNA”或“mtDNA”。2 人
  40. 麦克林托克认为,她所研究的玉米植物就是如此:过多的热量或者太少的水分都会迫使玉米为了寻找到一种能够帮助它们生存的突变而孤注一掷。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校正机制会受到抑制,突变就会乘机出现。随后,自然选择开始发挥作用,能够适应环境变化的突变最终胜出并在子孙后代中遗传下去,而适应不良的突变会被毫不留情地淘汰。于是乎,进化便应运而生了!2 人
  41. “魏斯曼屏障”位于生殖细胞和体细胞之间。该理论认为,体细胞中的信息永远都不会传递给生殖细胞。因此,在屏障一侧的体细胞上发生的突变,比如说红细胞突变,不能移动到屏障另一侧的生殖细胞上,因而永远也不会传递给你的下一代2 人
  42. 首先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我们的非编码DNA的很大一部分是由“跳跃基因”组成的,所占的比例多达一半。但是更让人吃惊的是,这些“跳跃基因”看起来像极了一种非常特殊的病毒。事实竟是,很大比例的人类DNA都与病毒有关。2 人
  43. 化学物质已经附着在了基因上,并且抑制了它的指令。2 人
  44. 母体的营养补充可以在不改变基因本身的前提下,永久地改变其后代的基因表达。2 人
  45. 换句话说,当甲基化标记没有被完全去除时,它们可以代代相传,最终导致进化。或者我们可以说,父母或者祖父母所获得的性状最终可以遗传给他或她的后代2 人
  46. 伦纳德·海弗利克(Leonard Hayflick)是现代老化研究的鼻祖之一。20世纪60年代,他发现(有一个特殊的例外)细胞在死亡之前,通常只会分裂固定的次数。细胞增殖(以分裂的方式进行)的这一极限被称为“海弗利克极限”。人类体细胞分裂次数的极限大约是52~60次。2 人
  47. 我相信程序性老化会给整个物种而不是个体带来进化上的好处2 人
  48. “水猿假说”。以下是其核心观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的类人猿祖先都生活在水中和水的周围。他们学会了捕鱼,并且在潜水寻找食物的过程中学会了长时间屏住呼吸。与那些只能适应陆地生活的“表亲”相比,能够同时在陆地和水中生存的能力使他们在躲避掠食者时可以有双重选择——当被豹子追捕时,半水栖猿类可以快速地潜入水中;当被鳄鱼追赶时,他们又能迅速地跑进丛林里。在水中生活的猿类自然会朝着双足直立行走的方向进化——直立使他们在向更深的水域探索时仍然能够保持呼吸,水能够帮助支撑他们的上半身,因而双足也能更轻松地支撑他们的身体。2 人
  49. 第一,生命处于一种持续的创造状态。进化永远都不会停止,它就围绕在你的身边,随着我们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第二,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孤立存在的,包括我们人类、动物、植物、微生物以及其他的一切事物,都在一起发生着进化。第三,我们与疾病的关系往往比我们以前所认识到的要复杂得多。2 人
  50. 整个宇宙都在朝着混乱无序的方向发展,如果所有的力量都在为制造混乱而努力,那么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依然能够长寿而又幸福地生活,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的健康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应该怀着对生命的敬畏之心来感激我们所拥有的一切。2 人

喜欢「病者生存」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