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王

棋王

“三王”经典再现 珍贵文献首次面世

9.116276 评价豆瓣读书
免费试读
¥31.20¥23.00
今日特价截止至:2022-07-07 02:00:00了解详情

作品简介

《棋王》收录“三王”小说经典,珍贵文献、星星美展插画、《今天》杂志油印创作谈等一并收入,呈现文字手艺人阿城先生的温度与风度。

“从世俗小说的样貌来说,《棋王》里有‘英雄传奇’、‘现实演义’,‘言情’因为较隐晦,评家们对世俗不熟悉,所以至今还没解读出来,大概总要二三十年吧。不少人的评论里都提到《棋王》里的‘吃’,几乎叫他们看出‘世俗’平实本义,只是被自己用惯的大话引开了。

《树王》里潜在的是蒙昧的良知,不是科学的,是原始的,但它面对的不是科学,而是愚蠢,这就使双方都走向失败。愚蠢没有良知,所以良知即使是蒙昧的,对于中国,也是有价值的。

我自己最喜欢《孩子王》,小说开始时明确写着写作时间是一九七六,将来会怎样,不知道。那时已经是个农民了,空闲的时候写写东西,浪费纸张。当时的人生的状态,只是不合作。”

阿城

本名钟阿城,一九四九年生于北京。杂家,文字手艺人。

作品目录

载入中

热门划线

  1. 夜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王一生已经睡死。我却还似乎耳边人声嚷动,眼前火把通明,山民们铁了脸,掮着柴禾在林中走,咿咿呀呀地唱。我笑起来,想:不做俗人,哪儿会知道这般乐趣?家破人亡,平了头每日荷锄,却自有真人生在里面,识到了,即是幸,即是福。衣食是本,自有人类,就是每日在忙这个。可囿在其中,终于还不太像人。倦意渐渐上来,就拥了幕布,沉沉睡去。30 人
  2. 我这才明白,我从未真正见过火,也未见过毁灭,更不知新生。26 人
  3. 我心里忽然有一种很古的东西涌上来,喉咙紧紧地往上走。读过的书,有的近了,有的远了,模糊了。平时十分佩服的项羽、刘邦都在目瞪口呆,倒是尸横遍野的那些黑脸士兵,从地下爬起来,哑了喉咙,慢慢移动。一个樵夫,提了斧在野唱。忽然又仿佛见了呆子的母亲,用一双弱手一张一张地折书页。23 人
  4. 可我隐隐有一种欲望在心里,说不清楚,但我大致觉出是关于活着的什么东西。22 人
  5. 王一生孤身一人坐在大屋子中央,瞪眼看着我们,双手支在膝上,铁铸一个细树桩,似无所见,似无所闻。高高的一盏电灯,暗暗地照在他脸上,眼睛深陷进去,黑黑的似俯视大千世界,茫茫宇宙。那生命像聚在一头乱发中,久久不散,又慢慢弥漫开来,灼得人脸热。16 人
  6. 我忽然觉得这山像人脑的沟回,只不知其中思想着什么。14 人
  7. 我生平从未见过这样大的树,一时竟脑子空空如洗,慢慢就羞悔枉生一张嘴,说不得唱不得,倘若发音,必如野兽一般。13 人
  8. 我后来想到我们在乡下茅房里讨论莫扎特,莫扎特真是又远又近,无疑很奢侈。幸亏艺术就是奢侈,可供我们在那样一个环境里挥霍。11 人
  9. 大火烧失了大家的精神,大家又似乎觉得要有个结果,才得寄托。8 人
  10. 幸亏艺术就是奢侈,可供我们在那样一个环境里挥霍。7 人
  11. 为棋不为生’,为棋是养性,生会坏性,所以生不可太盛。7 人
  12. 王一生整了整书包带儿,就急急地顺公路走了,脚下扬起细土,衣裳晃来晃去,裤管儿前后荡着,像是没有屁股。7 人
  13. 这时已近傍晚,太阳垂在两山之间,江面便金子一般滚动,岸边石头也如热铁般红起来。有鸟儿在水面上掠来掠去,叫声传得很远。对岸有人在拖长声音吼山歌,却不见影子,只觉声音慢慢小了。大家都凝了神看。许久,王一生长叹一声,却不说什么。7 人
  14. 人有利器,易起杀心。7 人
  15. 山上是彻底地沸腾了。数万棵大树在火焰中离开大地,升向天空。正以为它们要飞去,却又缓缓飘下来,在空中互相撞击着,断裂开,于是再升起来,升得更高,再飘下来,再升上去,升上去,升上去。热气四面逼来,我的头发忽地一下立起,手却不敢扶它们,生怕它们脆而且碎掉,散到空中去。山如烫伤一般,发出各种怪叫,一个宇宙都惊慌起来。7 人
  16. 肖疙瘩的骨殖仍埋在原来的葬处。这地方渐渐就长出一片草,生白花。有懂得的人说:这草是药,极是医得刀伤。大家在山上干活时,常常歇下来望,便能看到那棵巨大的树桩,有如人跌破后留下的疤;也能看到那片白花,有如肢体被砍伤,露出白白的骨。7 人
  17. 只是渐渐怀疑学生们写这些东西于将来有什么用。7 人
  18. 不识字,大约是文字盲,读不懂,大约是文化盲。7 人
  19. 串联6 人
  20. 我忽然觉得革命的几年中原来是极累的,这样一个古老的杀人故事竟如缓缓的歌谣,令人从头到脚松懈下来。6 人
  21. 一座山秃秃的,尚有未烧完的大树残枝,黑黑的立着,如同宇宙有箭飞来,深深射入山的裸体,只留黑羽箭尾在外面。6 人
  22. 写作和阅读的开放与自由,取决于我们内心的能力。6 人
  23. 生子,与别人的孩子一样可爱。5 人
  24. 撒娇式抒情5 人
  25. 他对吃是虔诚的,而且很精细。5 人
  26. 有时你会可怜那些饭被他吃得一个渣儿都不剩,真有点儿惨无人道。5 人
  27. 六爪立了一会儿,跌跌地转身去小草棚里拿来那本残书,翻开,拣出两张残破的糖纸,之后轻轻地将糖纸放在父亲的手中,一边一张。阳光透过草顶的些微细隙,射到床上,圆圆的一粒一粒。其中极亮的一粒,稳稳地横移着,极慢地检阅着肖疙瘩的脸。那圆点移到哪里,哪里的肉便如活起来,幽幽地闪光,之后又慢慢熄灭下去。5 人
  28. 山野里很难有这种景象,这样多的蓬头垢面的娃子如分吃什么般聚坐在一起。桌椅是极简陋的,无漆,却又脏得露不出本色。椅是极长的矮凳,整棵树劈成,被屁股们蹭得如同敷蜡。数十只眼睛亮亮地瞪着。前排的娃子极小,似乎不是上初三的年龄;后排的却已长出胡须,且有喉结。5 人
  29. 家有隔夜粮,不当孩子王。5 人
  30. 山中湿气蔓延开,渐渐升高成为云雾。太阳白白地现出一个圆圈,在雾中走着。林中的露水在叶上聚合,滴落下来,星星点点,多了,如在下雨。5 人
  31. 场上又有猪鸡在散步,时时遗下一些污迹,又互相在对方的粪便里觅食。我不由暗暗庆幸自己今生是人。若是畜类,被人类这样观看,真是惭愧。5 人
  32. “史”的影响在我的小说观念里,变为“过程”。我总认为艺术是一种过程,小说尤其是一种过程的艺术,就像喝茶的艺术在喝茶的整个过程,如果只是为了解渴,中国古人称为“驴饮”。中国的绘画,尤其是文人画,由于宣纸的性能,整个绘画过程是表露无遗的。西方是塞尚(Paul Cézanne)以后,才开始显露过程,这之前西方的绘画是结果掩盖了过程。5 人
  33. 我想过中国文人画的题材为什么只是有限的几种,例如竹子,结论是画家并不重视题材。总在画一样东西,郑板桥一生都在画竹子,反而是那个题材不重要,重要的是每次画的过程的变化。我对小说的题材亦不太看重,我常多次地写同一故事,事后观察有什么变化,并且觉得很有趣。5 人

喜欢「棋王」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