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态历史穿越指南

量子态历史穿越指南

阅读5321 阅读

作品简介

贾谊,世称贾生,贾太傅,贾长沙,年少成名,才绝天下。

汉文帝刘恒,高祖刘邦之子,一代仁君,“文景之治”开创者。

文帝一朝,主明臣直,风气开明。然而李义山却曾作诗讽刺文帝暴殄天物,浪费贾生之才:“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文帝向贾生询问鬼神一事,史书多有记载,如太史公《史记》,班固《汉书》,然而文帝与贾生的谈话内容,却没有史书曾经记录下来。

那一晚,长安城,未央宫,宣室中,文帝和贾谊到底谈了些什么呢?

你曾在荧幕上见过身披五颜六色艳丽刺眼之锦袍的汉宫仕女吗?

你曾听到唐朝的文人念出苏轼的诗词吗?

你曾看到四爷的女人梳着晚清才出现的大拉翅头饰吗?

你的历史,已经变成了一团量子化的迷雾。在迷雾中,不同朝代、时期之间的穿越无处不在。

《史记》成书两千多年之后,有一位自不量力的,仰慕太史公的女书生,愿以一己之力,扛起抗击形形色色无所不在的“秽史”之大旗。

这篇文章成文很偶然,却构思了很久。你可愿与我同路?

本文90%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自行面壁。

作者自述

“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过去人们认为这话是胡适说的,然而究竟是谁说的,已经不可考。意大利学者克罗齐也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如此脆弱,因为它是人书写的,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可避免的主观。一段故事,或许有一万种解读方式,过去的事,究竟如何,谁也无法斩钉截铁的说自己知道。说到底,历史中的“证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美妙如斯,焉知张若虚之前没有人说过呢?只不过,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被记录了下来,还被放在了唐诗三百首的第一篇(所谓“孤篇压全唐”),因此后人便认同这是张若虚所做。因此,咬文嚼字,锱铢必较的考据在日常生活中的考据似乎也没有必要。

那我们反对的是什么呢?也许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那些打着“根据真实历史改变”噱头的,为了追逐利益,却故意把乱伦残暴的朝代说成盛世仁君、太平盛世的“改编者”,百年之后你们可有脸面对太史公?诚然,有正说便有戏说,但是若连基本的历史观都没有,还要洋洋得意,拿着胡编乱造的秽史给孩子们看,难道不应该面壁吗?

作品目录

评论

载入中

热门划线

喜欢这篇作品的人也喜欢